巧克力妖精绘本

游左–为什么你复试被刷

  以上,鸿上教授问他,关于我们研究所,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完全没有,藤木游作心想。
  但是不能这样,草雉先生告诫过,面试的最后应该与上司拉拉家常,表现自己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给面试官留下良好的印象。
  初试他是以第一的成绩进来的,鸿上教授关于专业的问题他也应对地非常完美,甚至在Faust教授说完问题之前就给出了答案,最后的问题,不过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罢了。
  不过,拉家常还是有点考验人的。
  还好,以藤木游作出色的观察力,他从一进来就捕捉到了一个长着白色豆芽的脑袋,正刷刷地记着笔记,子弹耳坠微微晃动,发出清脆的...

(游了)The hanoi tower is falling down

  鸿上博士健在设定,OOC,OOC
 

  博士:了见,听Vira说,电子界学院有一小子跟你天台告白了?!

  鸿上了见(悚然):我不是我没有,这只是个误会。那位学弟把我的kc积木汉诺塔给弄坏了,于是我约他去天台决斗,才引起了不必要的风波。

  博士(惨叫):汉诺塔!我花了七七四十九天都没能拼好的汉诺塔,了见你一定要继承我的遗志把它给拼好啊。(捂心口)

  鸿上了见(泪目):父亲……

  (父子抱头痛哭,场面一度十分感人)

  鸿上了见(哽咽):可是,那独一无二的,世界上仅有一款的积木已经被破坏了。...

(游左)单相思

  “我第一次看见鸿上学长,是在他替他老爸监考的时候?”
  “一见钟情?!这可不像你。”
  “那时候AI跟对面女同学的AI吵了起来,然后我就看到他,气势汹汹地从讲台上下来,熟练地把AI静音了。”
  之后因为鸿上的气势太重,之后AI安静了好久,这么想着,AI从决斗盘里钻出来,在游作看不见的地方吐了吐舌头。
  “然后你就喜欢上他了?”
  “不,只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游作一脸正直,“他是第一个动手比我说闭嘴还快的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事,草雉先生心累扶额。
  “后来我还发现,学长不仅是码农,除了决斗他还有一个特别的爱...

(游左)AL

  他自高空坠落,像折翼的鸟儿。
  这真的是最后的决斗了。
  没能完成父亲遗愿的自己,干脆随塔一起消失好了。
  在意识淡去的时候,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好像还有人在急切地呼唤着什么。
  不,没什么好在意了。
  青年黑客盯着屏幕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面容是与他年龄不相称的疲惫,医院的监控里,白发青年仍然昏迷不醒,仿佛陷入了永远的梦境。
  “revolver的意识还在link vrains不能出来,是因为他自己不想,而不是外界的阻碍。”
  “那么,只要在link vrains里抓住他,再强制登出不就行了嘛!很简单的交给我吧playmaker...

Again(巴利安中心)

  祝阿易生日快乐!@幸运易 

  德鲁贝翻看今年的账目,眉头一皱发现问题不对。

  随后他叫来阿里特,问他有何看法。

  “嗯····今年的运动鞋涨价了?”阿里特托着下巴试图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不,阿里特你看,今年支出最多的一项,不是时空龙损坏的建筑赔偿,而是发胶。”

  “····这说明什么吗?”被点名的龙癌面色不善的从duel links

前辈家的便当考察报告

藤木游作第一视角

  事情是这样的。

  当我像往常一样踏进便利店,走到货架的第三排,然后抬头,惊讶地发现我平常吃的泡面换成了鬼冢Go!豪华版和BlueAngel特典版···

  看了看价钱,我是拒绝的。

  于是我把店老板找来,客气地询问我平常吃的泡面去了哪儿。

  “是这样,为了加大vrains的宣传力度我们的商品上都换上了人气决斗者的包装,如果您不满意,不如试试Playmaker黄金桶?”

  Playmaker想过平静的生活...

  “我拒绝,”藤木游作愤愤地把吃了一半的热狗摔在桌上,“为什么游戏前辈有千年积木十代前辈有异色瞳游星前辈有龙痣游马前辈有皇之键游矢前辈有灵摆-”
  “为什么给我分个眼珠子啊?!”
  番茄头少年把水果洗好放在他面前,看了游作一眼,眼睛不争气地红了:“我还没说我的灵摆区呢……”
  游作突然感到一阵愧疚。
  “是因为我们游戏王剧组被投诉啦,说什么背后灵依存症严重,都没有什么感情线。”游马咬了一口饭团。
  “我呼唤aibo的那些片段都被剪辑成鬼畜视频了。”法老王愁眉苦脸的飘了进来。
  “我真不明白,游基王不是一贯的优良传统吗?英雄...

不务正业决斗者,养生摸鱼指挥官。

关注的博客